长沟流月

刺猬的优雅|很多人像刺猬,但很少人保持优雅

長和:


关于「刺」,人们会觉得疼 ,会想到「伤害」。「浑身长刺」的人,其实并没有那么强的攻击性,大多情况只是为了保护自己。我们通常形容这类人像刺猬,但刺猬其实是一种很温和的动物。遇到危险的时候,他们会蜷缩成一团,尖锐的刺其实在瑟瑟发抖。



电影的场景主要在一所高级公寓内,伴随极少的外景,象征着大多数的人都被困在了狭小的空间内。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们保持着「半生不熟」的关系,每日相互照面,内心却极其冷漠。他们宁愿对着绿植说话,埋首工作,也不会将注意力分散一点在家人身上,更不用说其他熟人了。偶有人死亡,他们聚在一起说着同情的话语,怜悯的情感是真的,只是时效短暂而已。这是一种分寸,他们严格把控着尺度,带着刻度的情感真实而刻薄。



他们有很多可以打发时间的方式,唯独缺少与人的深入交流,他们用精神废墟搭建起了物质堡垒。在餐桌上正襟而坐,餐桌底下,脱鞋瘙痒,虚伪而荒诞。而这所公寓里有着独立思想的却是一个12岁的小女孩和一个丑陋的门房。



巴罗玛是一个天才少女,擅长涂鸦,用哲学思考问题,创立了自己的「缸中金鱼理论」。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困在鱼缸中的金鱼,透过水和玻璃,她看见的都是变形的人。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,她在摄影机前放了一个玻璃杯,透过玻璃杯拍摄她的姐姐,再将水倒进玻璃杯中,画面中水一点点地没过她的姐姐。她说道:格兰白乔斯,缸中金鱼理论中的典型人物。



格兰白乔斯就是这所公寓中利己自私者的典型。她出入公寓,却从未注意过门房太太,不知道到门房的工作时间,甚至在门房休息时理直气壮地要求门房帮她忙,仅仅是她觉得门房应该随时为她服务。现在太多人把「我以为」、「应该是」当成了通行证,以求获得便利,不是他们不懂规则,而是他们认为规则是可以变通的,所以规则就变得不被在意了。



被虚伪的人包围在中央,无法逃离让巴罗玛感到十分痛苦。她是相信命运的人,她生长在这所公寓中,她寓见自己的未来也是这样的。如何逃避自己尚未变成的样子呢?最简单的方法是「自杀」。她想要结束这一些,并将死亡计划拍成一部电影。她把自杀计划做得十分精确,考虑得十分周到,连对可能发生的意外都做到了应对的方法。她一次次模拟死亡的感受,模拟的特点在于她是感觉不到疼痛的。并且这所公寓中的人对邻居的死亡并没有什么感觉。所以她虽然是个孩子但是并不害怕死亡,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死亡。



影片中另外一个主角是门房——荷妮太太,看似粗鄙、暴躁却是一个内心细腻的人。巴罗玛评价她:性喜孤独,优雅得无以复加片名「刺猬的优雅」形容的是荷妮,她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符合人们心中所想的门房形象:粗鄙、暴躁,这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她。荷妮有一间全是书的屋子,是她的保护所,让她与外界的虚伪隔绝,她对屋子以外的世界有点恐惧。




后来小津格郎先生出现了,这是一个很理想化的人物,是巴罗玛和荷妮之间的桥梁。小津听到荷妮的猫叫「列夫」,知晓荷妮喜欢「安娜-卡列尼娜」,他明白荷妮是与众不同的,她有着细腻的情感。这个54岁的老太太身上有着纯真。


为了赴小津的约,荷妮开始打扮自己,她起初不敢看重塑之后的自己,她不相信自己是优雅的。在小津家上洗手间时,她对一坐下就会响起交响乐的马桶感到惊奇。马桶太高级,她不会操作而溅了自己一脸水。在常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已羞愤难当,可是她却觉得这很神奇、很好玩,没有半点不堪,这时她比巴罗玛还像个孩子。因为她虽然自尊但不自傲,她过着简单的生活、她是个单纯的人。



小津希望生日时和荷妮一起庆祝,荷妮知道小津的感情,但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。所以拒绝了。巴罗玛问她:你在玩什么把戏吗?荷妮回答她:没有玩什么把戏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去。说完便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,她紧紧抱住巴罗玛痛哭出声。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,没有人曾这样对待过她,她觉得这一切不真实。




但是最后荷妮还是被小津的真诚打动,穿上他送的礼服赴约了。回来时,遇见了住户,和她打招呼「夫人」!荷妮惊讶道:她没有认出我。小津回答:她从未好好看过你。一段随意而温暖的话此刻显得些许讽刺。荷妮担任门房23年,却在今天入了住户的眼,因为她穿上了礼服,身边站着小津。以衣辨人是现在最常用的社交技巧,很多时候人可以按层级划分,但是灵魂不行。可现在的人大多不在乎灵魂。


 


最后荷妮在一个早晨被汽车撞死,这一段用的是荷妮的主观视角,死亡前的独白才展现了荷妮身为一个老者的淡然,她平静地描述死亡的感想,没有慌乱。在最后她问巴罗玛:如何定义生命的价值呢?




电影中的线索是一条金鱼,被巴罗玛喂了抗抑郁的药,死后被她丢进了马桶中,可是却在荷妮的马桶中复活了。这是一个轮回,巴罗玛身上有太多荷妮的影子,巴罗玛长大了像和荷妮一样当一个门房。她可能会变得丑陋、粗鲁,但是她一定是优雅的。她有一间自己的屋子可以保护自己。生命的价值在于不负你所期待。围棋的法则不是致人死地,而是要想办法活着,不仅要自己或者,还要使对手活着。


 


电影比较出彩的地方是小孩子像老人,而老人像个小孩子,像是两个置换了灵魂的人,最后通过一个人的死亡、一条鱼的复活来合二为一。






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事物的看法


我只说我的想法,我的道理


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找你玩儿


所以只有关注


才知道我下次什么时候来


原文链接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IyMzQ3MzQwOA==&mid=2247483981&idx=1&sn=37aed312ea09af5f683288053c134ff5&chksm=e81cf822df6b71341bf0e2369e3eee13ebef64200c3f74bfc65f0357980ddc7663217a291f4b#rd


欢迎关注公众号:長和之道(changhezhidao)

评论

热度(347)

  1. 秋夜无语長和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真正在乎灵魂层面的交流,这样的人并不多见。想到老都像一个孩子一样生活着,这样即便死亡,也不觉可惜。